搜索
查看: 288|回复: 2

[原创] 水手战士:初次会面(更新第2章)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6 22:36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2

    主题

    17

    帖子

    19

    积分

    见习战士

    Rank: 1

    积分
    19
    发表于 2017-2-22 23:28: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笨笨阿弗莱克 于 2017-5-16 21:50 编辑

    1.汇合
    深邃的太空里,一艘外形简洁普通,体表银灰,犹如长型八角棱柱的太空飞船驶向了一颗荒芜无比的岩石行星,飞船此时的速度算不上快,但显得有条不紊,在到达行星的高层轨道后便停了下来。与许多同类型飞船相比,这艘太空飞船的体型算不上有多么大,也就长五千六百余米,宽一千一百余米,高八百余米的水准,至于它所选择抵达的行星则离所环绕的恒星极为遥远,接受到的主星光照自是少得可怜,所以自诞生至今,这颗寂寞的行星并没有诞生过像样的凡间生命,连细菌这种简单的单细胞生物也没有,有的只是荒漠坚固的灰色岩石砂砾,但这并不代表它不能孕育出……代表自己的水手战士。

    水手战士,有男有女,在整个宇宙里的不少凡间文明里流传着他们的传说,在一些传说里,他们是开天辟地,守护世间的天使,但在另一些传说里,他们是毁天灭地,从天而降的恶魔。无论这些传说怎样描述,但至少有一点说中了,水手战士某种程度上可视作为这个宇宙里的神明,他们的能力虽远远说不上全知全能,但始终拥有着凡间生灵难以企及的力量,而神明与神明之间的战争,更是这些凡间生灵所难以掺和的。

    停留在行星高层轨道上的太空飞船有了新的行动,在向着行星地表释放出三个闪耀着炫目光辉的火球后,又另开舱门发射了一千余个了无生气的类人型机械战士,这些体表银灰的杀戮机器在微弱的星光之下泛着一丝难以察觉的寒光,而且它们都有着一个共同的命名——净化者机器人。

    不多时,三个向着地表直冲而去的火球与行星表面发生了高强度的碰撞,在掀起了遮天蔽日的尘土与铺天盖地的火光之余,也形成了三个高度重叠的环形山,在每个撞击点的中心处,都屹立着一位相貌年青的水手战士,其中一位身材高大,身挂披风,身穿着一套浅褐底色的男装水手服,并双手持着一柄重锤,他看起来似乎是三者中的领队,因为其他两个一男一女的战士在抵达地表后都径直向他走去。

    手持重锤的年青战士留着棕褐色的头发,其五官面孔透着一股菱角分明的古典立体感,棕褐色的双眼则给人一种沉稳坚定的感觉,还有种难以明喻的无情与冷酷,他是代表土卫六的水手战士,号称水手泰坦星。

    土卫六,一颗环绕着土星的卫星,它是土星卫星中最大的一颗,也是太阳系里的第二大卫星,然而就像卫星所孕育的水手战士不见得一定会追随行星所孕育的水手战士那样,水手泰坦星便从来没有追随过水手土星——他也从来不是新银千年王国的一员。相反的是,水手泰坦星在旧银千年王国的年代追随的是水手太阳,在陪伴后者一起离开太阳系在外沉睡无数个世纪后,两人在新银千年王国的年代又苏醒了过来,一同加入了炽光联盟,视水手雅汶辛星为至高领袖。

    其余两位水手战士自旧银千年王国年代也是水手太阳的追随者,现在则是炽光联盟的一员,那位走向水手泰坦星的男性战士是水手奥伯龙星,所代表的星体为环绕于天王星的天卫四奥伯龙星,但见黑发红眼的他神情冷漠,身穿着一套灰底红领的男装水手服,手持一具长柄棱刺。至于那位手持三叉戟的女性战士,则名为水手霍顿星,所代表的星体为太阳系的海卫一霍顿星,拥有绝色容貌的她留着一头海蓝色的柔顺长发,不过就像自己的战友水手泰坦星一样,双眉下的海青色双眼同样透着无边的冷酷与无情。

    三位水手战士颇有默契的交谈了一会儿后便一飞冲天,朝着三个不同的方向赶去,与其同时,太空飞船释放而出的机械战士也如分叉的蜂群一般分位三股,向着三位水手战士追随而去,狠狠地扑向三个不同的地点……若依着太空飞船的视角从行星的高层轨道向下望去,将会发觉这颗星球的表面很快被连绵不绝的火光与烟尘所充斥,地表也是一番山崩地裂之像,高峰被摧垮,深谷被填平——三位水手战士正率领着各自的机械战士与敌人交战,而敌人也像他们一样,也是不折不扣的水手战士,不过却显得势单力薄,交战未多久便落于下风。

    在这个宇宙里,很多星体都能孕育出水手战士,不仅行星与卫星可以,恒星与黑洞也可以,只不过黑洞往往孕育出天生拥有黑暗之力的水手战士,恒星则孕育出天生拥有光明之力的水手战士。与恒星相比,大部分行星与卫星虽能孕育出光明系水手战士,比如水手月亮与追随于她的众行星水手战士,但也有一小部分行星与卫星孕育出黑暗系水手战士,比如……水手尼弥西斯星。

    光明与黑暗,自诞生以来在银河系里的斗争就基本一直没消停过,在旧银千年王国的年代,两方水手战士之间便掀起了一场规模宏大的星际战争,据说在那场战争里只有一位水手战士活了下来,而现在这场光与暗之间的战争却来得比上次要惨烈得多,在某些光明系的水手战士看来,这场战争得直至黑暗一方彻底灭亡才意味着终结。

    连番的激斗过后,这颗行星终因承载不了连股惊天动地的能量冲击而走向了解体,在连绵不绝的闪电与火光中化为大小不一的数十物块之余,还夹杂着无数的瓦砾与碎石。与此同时,水手泰坦星一方的水手战士也开始处置自己的对手,力图结束这场有点拖得长的战斗,他的重锤发出一道黄白色的能量冲击,将一位男性水手战士轰至烟消云散,不留一丝痕迹,包括对方的水手水晶,水手奥伯龙星则遭遇了一些麻烦,他的左前臂遭敌人利器刺穿,以致鲜血淋漓,即便如此,他最后还是彻底地压制了对手,顺利无阻地将长柄棱刺捅进了一位女性水手战士的心脏,在毁灭了对手之余,也分出了胜负。

    那两位惨遭毁灭的水手战士都属于黑暗系,为天生拥有黑暗之力的那类存在,在水手泰坦星与水手奥伯龙星这类光明系的水手战士看来,对方就是自己的死敌。与这两位战友不同的是,水手霍顿星所遭遇的敌人却是一位光明系的女性水手战士,即便如此,她仍步步紧逼,有条不紊地将后者逼入绝境,然后就如宰割笼中老鼠一般将三叉戟刺进对手的腹部,在一阵海蓝色的光芒中将敌人化为一片灰尘——就像她以前对待其他黑暗系的水手战士一样。将诸多天生拥有光明之力的水手战士也视为死敌而加以击杀毁灭,这种举动在炽光联盟里并不罕见,相反,组成这个星际组织里的每一位水手战士都干过这样的事,而这场席卷整个银河系,以致无数生灵涂炭,由他们所发动的全面战争也已持续二十九年了。

    炽光联盟——一个致力于消灭银河系里一切黑暗存在的星际组织,其主力成员都是货真价实的水手战士,与当年效劳于水手嘉拉西亚星的那帮伪水手战士一经相比,完全显得不可同日耳语,其实力更是令后者相形见绌。战争初期,这个星际组织只是将清洗目标放在黑暗系存在身上,然而,当他们在对众黑暗系水手战士形成了压倒性优势后,又将清洗目标放在了那些携带着遗传性黑暗因子,可能生下黑暗系后代的光明系存在身上,如此一来,战争终于变得前所未有的惨烈……连盘踞在太阳系的新银千年王国也未能避免炽光联盟的清洗。

    在银河系的另一端,一艘有着灰黑外壳的流线型飞船在深空中划过,与先前那艘炽光联盟的飞船相比,它的个头显得极为渺小,也搭载不了多少乘客,不过胜在其速度与机动更为迅捷凶猛,所以收获了暗灵这一称号。在飞船前端的驾驶舱里,水手晨曦则刚刚结束自己的精神感应中,在他身边,坐着一位身着暗黑披风的女性水手战士,是为水手奥汶纳——她驾驶着这艘孤寂的飞船已超过72小时了。

    晨曦,奥汶纳,都是两颗黑洞的名字,这两颗星体打自在旧银千年王国的年代便已存在,而水手晨曦与水手奥汶纳就是那个年代里活跃的黑暗系水手战士,两人曾是并肩作战的亲密战友,共同对抗过诸多光明系的水手战士,后因理念上的冲突而决裂,乃至分道扬镳……当时间的指针拨到新银千年王国存在的年代后,两人则继续因为理念上的冲突而相互为敌,已率领各自的追随者交战多次了,可讽刺的是,随着炽光联盟的崛起,两方却不得不联合起来对抗这同一个敌人,以求得最后的生存,然而就像对抗炽光联盟的其他阵营一样,节节败退,同伴惨遭屠戮便是其抗争后的惨烈写照。

    “还能有效对抗炽光联盟的水手战士已所剩无几,而且整个银河向外的跃迁通道都被水手雅汶辛星所释放的结界给封锁,其逃跑到其他星系的可能性是——没有。”水手奥汶森面无表情地向身边的同伴点明着一个无情的事实,在经历过无数次残酷的战斗后,她很早就懂得如何把自己的情绪隐藏在自己那冷如冰山的脸孔之下了。

    说到外表,水手奥汶纳的身形显得异常高挑且不失矫健,留有一头长如瀑布的漆黑秀发,富有立体冷峻之感的五官面目也不失女性所独有的圆润柔和,她的双眼为亮丽的橘红,间中却透着些许深沉的偏执及暴戾。像诸多黑暗系的水手战士一样,水手奥汶纳所选择的水手战服底色明显偏暗许多,是为压抑深沉的暗黑色,不过在这片无尽的暗黑色之中,也夹杂着一丝耀眼醒目的赤红——这些颜色恰当好处集中在这件水手战服的袖口,衣领及短裙边缘,让女主人所穿的这件服装显得不太过单调深沉。

    至于水手晨曦,同样身为黑暗系水手战士的他所选择的水手战服底色也为暗黑,不过在这大片的暗黑之外,他的衣领及披风却是一片深蓝,尽管配色有那么些单调,但这并不能掩饰男主人上乘的气质与身材,而且论五官样貌,水手晨曦也绝不逊色于新银千年王国的安米迪恩国王,他有着黑色利落的短发,双眉下的棕黑双眼蕴含着一种不可动摇的坚定。更难能可贵的是,这位水手战士并没有水手奥汶纳身上那样的偏执与暴戾,相反,不止一人从他身上看到了一种与新倩尼迪女王相同的品性——那是一种对万物众生所特有的善良与仁慈,有些人将它称之为悲天悯人。

    在水手晨曦看来,水手奥汶纳的话并没有半分夸张,战争的形势已恶化到怎样的地步,他也是一清二楚,但这位水手战士还没有放弃抗争的希望,如果说他在旧银千年王国年代从旧倩尼迪女王那有学到了什么的话……那就是永远也不要放弃希望,即便只有一丝也值得奋力去争取。

    “水手奥汶纳,我已联系到水手嘉拉西亚星,她刚才将自己所处的星球坐标告之于我——我们得去那与她汇合。”说着,水手晨曦在眼前的驾驶界面上输入了一颗星球的坐标。

    “水手晨曦,你认为我们与水手嘉拉西亚星联手后便能打倒水手雅汶辛星?”水手奥汶纳虽对同伴的决定有所存疑,但还是口不对心地将飞船开向了对方所指定的星球。

    “不,我从不认为水手嘉拉西亚星拥有对抗水手雅汶辛星的能力,即便她摘下手镯,以燃烧自己生命的代价发挥出青金石水晶的最大威力也做不到……不过,我们也确实需要她的力量。”水手晨曦神色淡然地表达着自己的看法,似对能否打倒强敌这一点倒是显得不以为然。

    “好吧,我相信你的脑子还算正常,至少还懂得去找厉害的帮手进行反击。”在听取了同伴的看法后,水手奥汶纳微微一笑,以难得一见的玩笑语气调侃了一下身边的战友。

    暗灵号飞船在深空中继续进发着,在紧挨着这艘飞船的驾驶舱后面,是一处拥有两排长直竖椅的载员舱,但见一位神色略显落寞的女性水手战士双眼闭目,略低垂着头,双臂环绕于自己胸前,坐在一边的乘椅上,她额头上的冠冕有着极为显眼的银灰月牙标志,其向里凹陷的方向朝着下方,神似代表着新银千年王国的上弦月图案,但它与单纯的上弦月图案又有所不同——银灰色的月牙居然半包裹着一颗黑灰椭圆图案,与其共同构成一个完美无缺的正圆形,直让人不禁联想起同时存在于月亮上的光与暗两面……是的,这位沉默的女性战士不是别人,正是水手月亮——月野兔•小淑女•倩尼迪便是她本名。

    与二十九年前的自己相比,小淑女已是一名正式的水手战士,在拥有一副高挑矫健的成年女性身材之余,其实力也远远超越了巅峰时期的母亲,即便放眼整个银河系,她当前的实力水准也就仅明显逊色于炽光联盟的至高领袖水手雅汶辛星而已。然而对身为正式水手月亮的小淑女来讲,这一段实力上的差距却像个无法跨越的鸿沟一般,令她心生无尽的疲惫无力之感——她已无数次拼尽全力去打倒对手,但每次皆以失败而告终。

    也许是这场漫长残酷的战争所致,无论是装束打扮还是外表气质,小淑女相比于以往的自己都大有变化,她的发色不再是轻快的粉红,而是一片带有庄重严肃气息的紫黑,相比于发色上的变化,这一任水手月亮发型上的变化则来得更为惊人,自打新银千年王国被炽光联盟所毁灭后,她便放弃了标志性的丸子发型,改留一头简约利落的齐肩中直发,至于其五官面貌,虽仍是那般神似自己的母亲且显得美丽动人,但却残留着数道极不和谐的惨烈伤痕。

    要知道,基本上不会有水手战士在伤愈过后还会去特意保留自己身上的伤痕,尤其还是脸上的伤痕,但水手月亮却那么做了,她脸上这些伤痕的始作俑者也非别人,正是炽光联盟的至高领袖水手雅汶辛星。在那场新银千王国被毁的惨烈战役中,小淑女惨被水手雅汶辛星所重创,但在多位黑暗系水手战士的牺牲保护之下总归逃出生天,在伤愈归队后,她拒绝将这位仇敌在自己脸上所造成的伤痕尽数消除……自那之后,小淑女在日益变得沉默寡言之余,她所穿的水手战服包括其披风都刻意选择了低调的浅灰底色,并配上沉重的暗黑色衣领及短裙,以此彰显出一种非一般的反差压抑之感。

    “水手月亮,要喝点水吗?”在询问之语响起来的同时,一位女性水手战士走进了载员舱,她右手端着一个盛满清水的水杯,说话的语气里透着关切之至的意味,宛若在对待至亲姐妹一般。

    “水手尼弥西斯星,多谢你的好意,但我现在并不渴。”眼见对方到来,水手月亮寒如深渊的神情上赫然浮现出难得一见的一丝纯真微笑。

    “那好,我先把清水放在这——我到前面去看看水手埃玟森与水手奥汶纳。”说着,水手尼弥西斯星将水杯放在了一处柜台上,而后迈开从容宁静的步伐,从水手月亮眼前走过,步入前方的驾驶舱,暂时性地消失在对方的视线之内。

    鉴于黑月帝国的缘故,小淑女承认自己很不喜欢尼弥西斯这颗行星,反倒对它有着深深的恨意,但命运偏偏又充满各种意外,在第一次见到水手尼弥西斯星之时,对方的气质与风采便给她留下了极深的印象,让这位新银千年王国的第一公主很难相信尼弥西斯星还有属于自己的水手战士,那些数之不清的邪黑水晶则更是历届水手尼弥西斯星留下来的作品。

    在水手月亮看来,水手尼弥西斯星的身材与成年后的水手土星相近,苗条且略显小巧,洁净的肌肤中透着丁点微紫,一头光滑秀丽的紫红头发则垂至肩胛骨末端,在同样紫红的双眉之下,是一双宛若翠绿宝石的眼睛,温柔的眼神透着平易近人的随和与宁静,且不带一丝拒人之外的冷傲之感,这在水手战士中显得极为罕见。论到其着装,水手尼弥西斯星的水手战服既不如水手月亮的那般单调沉闷,也不像水手奥汶纳的那般显得压抑深沉,她的水手战服以暗紫灰为底色,然后辅以明快显眼的紫红衣领及短裙。

    “水手月亮,我们即将降落,与水手嘉拉西亚星汇合。”水手尼弥西斯星从前方的驾驶舱里走出,以柔和镇静之音告之水手月亮。

    “水手嘉拉西亚星,她竟愿意与我们联手?这可真是难得。”水手月亮毫不客气地道出自己的看法,在她看来,对方所提到的这位水手战士可是一个异常高傲的存在,还曾是自己母亲的死敌,并在久远地过去间接地杀死过自己,在对抗炽光联盟方面更一向是独行侠式作风,脑海里根本没有团队与同伴这一概念。

    “水手月亮,我知道你对水手嘉拉西亚星很没好感——毕竟她曾在久远的昔日给你的亲人与好友造成过巨大的伤害,可她现在既肯放下自己的高傲之心与我们联手,那我们也该像对待水手奥汶纳般接纳她,视她为可值得信赖的战友。”水手尼弥西斯的语气依然平静祥和,似有着非一般的说服力。

    “请原谅我,水手尼弥西斯星……我刚才有些情绪化了。”

    水手月亮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脸上顿时显露出歉意的微笑,不过水手尼弥西斯星有点倒是说得不错……时至今日,水手嘉拉西亚星仍是小淑女心里最为反感的人之一,若不是大敌当前,她是万分不愿意与这位水手战士联手的。至于水手奥汶纳,虽也给新银千年王国造成过不小的麻烦,还曾一度是小淑女所面临的最强劲敌之一,但毕竟没有给她的亲人与好友造成过无法弥补的伤害,所以在她看来,与前者联手并非是件多么令人反感的事。

    “不管怎样,水手嘉拉西亚星肯与我们联手都是件好事——毕竟战场上多个肉盾终归是不错的……我说得没错吧,亲爱的?”在一股带着调侃意味话语响起来的同时,乘员舱里进来了一位比之水手晨曦还要高大的男性水手战士,他用自己的蓝灰双眼看着水手尼弥西斯星,温柔的眼神中透着一种只有情人之间才有的亲密与关怀。

    “水手泰拉铎星,可别教坏水手月亮了,她的人生可还长着呢。”水手尼弥西斯走过前去,用玩味的语气“呵责”了一下自己的爱人,她看向对方的眼神带着同样的亲密与关怀。

    泰拉铎星,一颗体积巨大,拥有蓝白光辉的恒星,代表着这颗闪耀星体的水手战士也是位实力异常强大的光明存在,或许是身为光明系水手战士的缘故,水手泰拉铎星的水手战服选择了色相极低且简约到极致的蓝白底色,然而配以颜色鲜明的天蓝色衣领与袖口,与同船的一众黑暗系水手战士所选择的暗色系穿衣风格形成了强烈对比。

    依炽光联盟的标准来看的话,水手泰拉铎星与水手太阳一样,在拥有强大的光明之力之余,都没有携带可遗传给后代的黑暗因子,血统可谓显得无比纯正,两人皆是被争取的对象,可命运总是那般难以捉摸,出于对水手雅汶辛星的理念不认同,水手泰拉铎星倒是站在了炽光联盟的对立面,后来更是与水手晨曦一行人为伍,给炽光联盟造成了足够多的麻烦。在之后漫长的战斗中,水手泰拉铎星无可自拔地爱上了水手尼弥西斯星——一位黑暗系的水手战士,而对方也接受了他的求爱,相约在战争结束后结婚生子……即便战况已恶化到几近绝望的地步,这对恋人也没有放弃过这种对未来的美好憧憬。

    “飞船即将降落,我们也该是准备下船了。”察觉到飞船骤降的速度,水手尼弥西斯星善意地提醒着自己的爱人及水手月亮。

    在一片低沉的轰鸣声中,暗灵号飞船已然驶入了荒漠一片的山谷,并徐徐地降低着自己的高度。就像这片毫无生气的山谷一般,这颗星球的其他地方同样显得死气沉沉,没有任何生命存在,至于守护这颗星球的水手战士,则还未诞生出来,而在某个山崖上的一处平台上,屹立着一位气度不凡的女性水手战士,正盯着向自己接近而来的暗灵号飞船。(待续)
    欢迎加入美少女战士中文网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46

    帖子

    41

    积分

    见习战士

    Rank: 1

    积分
    41
    发表于 2017-2-23 16:17:42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区终于有新鲜血液出现啦
    欢迎加入美少女战士中文网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6 22:36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2

    主题

    17

    帖子

    19

    积分

    见习战士

    Rank: 1

    积分
    19
     楼主| 发表于 2017-5-16 21:52:24 | 显示全部楼层
    2.决断
    随着轰鸣的引擎声逐步变得低沉下来,宛若黑暗中幽灵一般的暗灵号飞船沉稳有力地降落在了荒漠山崖上的一处简陋平台之上。当然,前来赴约的水手嘉拉西亚星也没有失信,但见她佩戴着那双标志性的金色手镯,已先行一步抵达汇合地点,迎接着这班与之自己有着共同敌人的水手战士。

    相比于近千年前的自己,水手嘉拉西亚星所选择的水手战服已大有改变,其造型更类似于前任水手月亮所穿的款式,当然,两者在细节之上又有诸多的不同。像水手嘉拉西亚星给自己的水手上衣与露膝短裙所选择的底色便是浅金灰色,而非前任水手月亮那样的洁白底色,为弥补这片浅金灰色所带来的单调,水手嘉拉西亚星又选择了金褐与赤红的花纹边条予以装饰,以凸显自己与这位昔日敌人间不同的品味。

    飞船的舱门徐徐开启,一条舷梯也随之放下。而后,迎着水手嘉拉西亚星专注尊重的目光,水手晨曦一行人迈着沉稳的步伐,循着下放的舷梯踏上了这颗星球的荒凉表面,首先走下船的是他与水手奥汶纳,其后便是水手尼弥西斯星与水手泰拉铎星,至于小淑女,她则有意走在了队伍末端这个最为不起眼的位置,想与处在自己视线之内的水手嘉拉西亚星保持着最为疏远的距离,而有趣的是,身为正式水手月亮的她其实是他们中力量最为强大的水手战士。

    “水手晨曦,为何要找我来帮手,难道你想依靠我扭转战局?”水手嘉拉西亚星也不含糊,一经见面便单刀直入地当场询问,而看她不甚客气的语气,似对自己眼前的这位黑暗系水手战士并不显得陌生。

    然而,有一点却不得不提到……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水手嘉拉西亚星对水手晨曦与水手奥汶纳的认知实则并不充分,她曾一度认为这人都是传说中的人物,不过她有这样的误区并不令人惊讶,毕竟在旧银千年王国年代,嘉拉西亚这颗行星还没有孕育出代表自己的水手战士。

    尽管如此,当水手嘉拉西亚星见识到上述这两位黑暗系水手战士的真实实力后,却不得不承认有关于这两人的描述没有任何夸大之处,水手晨曦与水手奥汶纳的实力确实强得骇人,比之当年的混沌分身还要来得强大得多,更加可轻而易举击败不摘下手镯的她,而实力异常强劲的人物,往往都会获得她的尊重。

    “扭转战局?不,我可从来没有指望过你有打倒水手雅汶辛星的实力,即便你能成为水手秩序,也照样远远不是她的对手。再说了,像你这种前科累累,曾与混沌分身联手,连孕育自己的行星都能毁灭的家伙,你认为会有多少光明系水手战士会选择相信于你,将自身的力量给予你,助你变身成水手秩序呢?”水手晨曦没有半分迟疑,很是爽快回答了对方的问题,不过他的语气也礼尚往来般带着些许不客气之意。

    “水手晨曦,我成为水手秩序比我打倒水手雅汶辛星的可能性都要低得多,这一点——我很清楚。不过话说回来,你若能成为水手混沌,对阵水手雅汶辛星又有多少胜算?”水手嘉拉西亚星对水手晨曦的话似显得并不介怀,不过她在大方承认自己的实力远不如对手不足之余,也反问了来访者一个同样的问题。

    “同样没任何胜算,基本上而言,单纯的水手秩序与单纯的水手混沌都远远不是水手雅汶辛星的对手。”在相同的问题面前,水手晨曦给出的答案与水手嘉拉西亚星的也没多大区别。

    水手奥汶纳,则不动声色地观察着交涉中的两人,当然,她心中的疑问也随之变得更重:“水手晨曦,既然水手嘉拉西亚星没有打倒水手雅汶辛星的半分可能,那你找她联手对敌到底为了什么?”

    至于水手泰拉铎星,他心里倒透着另类的好奇:“水手晨曦,水手嘉拉西亚星这家伙是如何的自高自傲,你不会不知道……所以你要怎样才能将她拉进伙,联手对敌呢?”

    “那你找我帮忙到底有何目的?水手晨曦,你好像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水手嘉拉西亚星刻意地提醒着前来到访的水手战士,其个中意味也不难听出——若对方不能如实回答她的问题,那这场合作只能以告吹收场。

    “自杀性任务——我需要你与我们一同完成一个自杀性任务,以拖住敌人,好让我有足够的时间将水手月亮送往久远的过去,而你的力量也足够强大,毕竟在这个偌大的银河系里还能给炽光联盟造成像样麻烦的人除了我这边仅存的战友之外,就只有你了。”水手晨曦有条不紊地道出自己前来造访目的,而从他不紧不慢的语气中完全可听得出一种胸有成足的自信,

    “自杀性任务?水手晨曦,你不必……”身为水手月亮的小淑女立即意识到了点什么——不详的预感告诉她眼前的战友们将永远地离自己而去,甚至乎包括曾指引过自己,保护过自己多年的水手晨曦。

    水手晨曦却抬起右手,示意小淑女不要插嘴,而是先回答他一个问题:“水手月亮,你提到过你曾穿越到地球的20世纪末好几次,每结束一次穿越回到30世纪初,都会发觉过去与未来的时间线又有了相当程度上的改变,是吧?”

    水手月亮没有迟疑,当即以极为肯定的语气道:“是的,我每结束一次穿越,回到未来,都会发觉历史有所改变,像我的某次穿越就改变了历史,无意中促成了水手土星,水手天王星与水手海王星三人的苏醒,但即便如此,历史的轨迹乎都没有大变。”

    “历史的轨迹没有大变……你能说说是什么意思吗?”水手晨曦示意对方继续说下去,他英俊的脸上也顿时展现出一种好奇的神情。

    “……在击败死亡之月的首领妮赫蕾妮亚之后,我回到了30世纪初,却发觉水手土星她们居然没有活到未来,在查阅历史档案后才得知她们三人像很多人般在2003年7月24日死于水手安提卡之手。我本想再进行一次穿越改变历史,但被我母亲所阻止,要不是那位来历不明的水手秩序给未来造成的扰动过大,都不知道我的最后一次穿越何时才能成形……或许,我母亲说得对——历史始终无法被逆转,只是进程与旧有的一些不一样罢了。”说到最后,水手月亮的神色愈发显得黯然,语气中更是透着一股无力之感。

    “那就穿越多一次,去到2003年7月24日之前,先行帮助你父母与好友去对抗那一个黑暗系水手战士,让地球免受那场毁灭性的打击,也顺便拯救水手土星等多位水手战士的性命,让他们不至于在那场浩劫中遭受被杀的命运。”水手晨曦语气沉稳,鼓励着水手月亮不该这么快对时空穿越失去信心。

    “就这样?可过去的水手雅汶辛星依旧存在,待她苏醒后,炽光联盟一样会随之崛起,到那时,这场战争在新时间线上还是无法避免。”水手月亮表示自己无法理解水手晨曦的想法。

    “水手月亮,其实我之所以想送你到过去,其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毁灭那个时候的水手雅汶辛星,但为了打倒她,你必须同时争取到光明与黑暗这两方水手战士的支持,如此一来,你才能拥有比之水手秩序与水手混沌更为强大的变身。”面对水手月亮的质疑,水手晨曦终于坦陈出自己的真实想法。

    “让水手月亮回到过去,毁灭那时候的水手雅汶辛星,以此改变历史,消除未来的炽光联盟,让这场战争在爆发之前便走向终结……点子真不错,水手晨曦,不过你知道那时候的水手雅汶辛星在哪沉睡吗?”在一旁不动声色的水手奥汶纳终于开口,她在赞同这个计划的同时,也特意提醒着同伴需要注意的地方。

    “我怎会不知道,毕竟在水手雅汶辛星陷入沉睡之前,我是她唯一所信赖之人,也是她那时的唯一挚友,要知道,旧银千年王国年代的她可不像现在——一个冷酷无情的暴君。”水手晨曦示意同伴无需为这点担心,不过他在说到“挚友”,“信赖”这些字词之时,脸上却赫然浮现出一丝无奈的苦笑。

    “可水手雅汶辛星冻结了时间线,令到时空穿越变得不再可能。即便新银千年王国的时空大门身在我们眼前,也一样发挥不了作用,更何况它很早便被炽光联盟摧毁,连它的守护者水手冥王星也被水手太阳亲手所杀。”水手尼弥西斯星面露担忧之色,指出一个无情的事实。

    听到同伴提到水手冥王星,水手月亮心中顿时一痛,脑海里顿时浮现起自己这位至亲之友的昔日身影……如果不是水手雅汶辛星数次阻挠的话,水手太阳早就死在自己手上了。

    “这一点,我早就考虑到了,所以就让我打破水手雅汶辛星对时间线的冻结,这样做虽会令我付出生命的代价,但毕竟值得。”说着,水手晨曦环顾四周一番,英俊坚毅的脸上顿时浮现出视死如归的微笑。

    水手尼弥西斯星微微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她转而将头别过去,脸上浮现出伤感离别的神情,至于水手月亮,她则争执道:“水手晨曦,一定还有别的办法……”

    “水手月亮,已没有别的办法了,不这么做的话,包括你——大家最后都无非晚一点死在水手雅汶辛星的手上而已,难道你想让这最后的一丝希望都流逝吗?”水手晨曦据理力争,希望对方能明白这个几近绝望严峻的事实。

    “那为何选择我为时空的穿越者,就不能是其他人?这不公平,他们也该借着这次穿越的机会活下来。”水手月亮依然毫不相让,她在争执的时候其语调不自觉地升高了很多,情绪也流露出激昂的苗头,其冷如深渊的眼梢处则溢出些许难以察觉的晶莹泪珠。

    “水手月亮,在水手雅汶辛星对时间线的封锁下,我穷尽全身力量也只能传送一人回到过去,而在场的所有人中,只有你同时受到秩序与混沌的眷顾,其力量最为强大且特殊,潜力也最为深厚。更为重要的是,在你身上,我看到了光明与黑暗这两种力量的和谐与统一,说不定,这正是消解这场战争的关键所在。”察觉到对方眼梢处的泪珠,水手晨曦劝解的语气顿时变得沉稳柔和起来,透着一种年长导师对年幼学徒的耐心引导之意。

    终于,水手月亮放弃了口头上争执,但她却以沉默示人,并没有明确表示接受对方的计划,倒像是在于心不忍地纠结着什么。水手奥汶纳也从中看出了些许端倪,她随即以一种刻意而为之的语气说道:“水手月亮,说真的,若你把这次时空穿越的机会让给我,我也不会感激你的。”

    “得了吧,水手奥汶纳,就冲你那剑走偏锋的行事风格,没人指望你回到过去后能逆转掉这一倒霉透顶的未来,所以你也别自作多情了。”刚才还沉默不语的水手泰拉铎星骤然开口,毫无征兆地开口讽刺着这位黑暗系水手战士,脸上也浮现起一阵轻快的笑意,当然,他在这紧要关头开这不合时宜的玩笑,其真正用意是什么,任谁都能看得出。

    水手奥汶纳毫无意外地没有生气,而是颇为配合地玩味一笑,反问道:“喔,我自然不是合适的人选,那你呢?我记得你以前挺玩世不恭的,其行事作风有时根本就不像个水手战士。”

    “放心,我向来都很有自知之明,所以这次时空穿越的人选就用不着考虑我了,我说得对吧,亲爱的?”说着,水手泰拉铎星温柔深情地看向水手尼弥西斯星,表示不想在继续这个话题。

    水手尼弥西斯星则好气顽皮地瞪了爱人一眼,而后,她将柔和且理解的目光投向了沉默中的水手月亮,耐心地劝解道:“水手月亮,你知道我只会把这仅有的穿越机会让给你,所以请你听取水手晨曦的建议,回到过去,修改历史,重置时间线,这样才能拯救大家,即便成功的机会渺茫。”

    “水手月亮,你也看到了,我们大家都只认为你才是这次时空穿越的最佳人选,所以你到底要怎样才能接受这个计划?”水手晨曦提醒着水手月亮,他希望自己的这位学徒能以大局为重,然而,任谁都听得出他劝导的语气里开始透着一丝无奈。

    “水手晨曦,你说得对,我应该同意你的计划……对不起,请你原谅我先前的任性。”在一番沉默过后,水手月亮放弃了自己的固执,但见她一脸歉意,请求着对方的谅解,而驱使她这么做的深层次原因是什么,也许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水手晨曦顿时如释负重,而后,他目光专注地看向水手嘉拉西亚星,道:“水手嘉拉西亚星,这就是我的计划,将水手月亮送往过去,让她修改历史,重置时间线,但在将她送往过去的过程中,我需要大家,还有你为我争取时间,让我集聚起足够多的力量完成这一过程。”

    “水手晨曦,这就是你的计划?”水手嘉拉西亚星毫不留情地回绝道,“我还以为你会有什么好点子,原来你居然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她身上,听好了——我可不想陪你们一起白白送死。”话毕,这位孤傲的水手战士转过身,迈出了决绝且冷酷的步伐。

    “她可是水手月亮——拥有着令你我都望尘莫及的力量。”水手晨曦提醒着水手嘉拉西亚星,示意对方最好停下离去的脚步,听他解释一番。

    “那又怎样——反正我没欠她什么。”水手嘉拉西亚星固执己见,完全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

    “你确实没有欠她什么,不过你欠过她母亲一次。”水手晨曦继续提醒着离去中的水手嘉拉西亚星,他说话的语气在显得沉稳有力之余,不知为何显得颇有分量起来。

    “你说什么,她母亲?”水手嘉拉西亚星停下自己的脚步脚步,似回想起了什么,不知为何,她总觉得来访者之中的那位水手月亮真的很像一个人,没错,就是自己在近一千年前所面对的那位粉红色小水手战士……

    “她母亲就是上一任水手月亮,即后来的新银千年王国的女王倩尼迪,曾化身过水手秩序与混沌的分身之一同归于尽,想必也不用我提醒你,就是她母亲复活了你。”水手晨曦在不紧不慢地道出昔日的事实之余,走到了水手嘉拉西亚星身边,而后更是以试探的口吻询问,“水手嘉拉西亚星,我并不指望你能变得像上任水手月亮那般伟大,但我相信高傲的你绝不想欠她什么,对吧?”

    水手嘉拉西亚星顿时双眼闭目,陷入一阵沉默,不知在回想着什么,片刻之后,她猛然睁开双眼,以一种坚定且义无反顾的语气道:“好,水手晨曦,算你赢了,我就加入你们,一起送死——去执行这个愚蠢到极致的计划。”

    “水手嘉拉西亚星,多谢你的加入。”说着,水手晨曦面带惊喜且欣慰的微笑,伸出自己的右手,以示自己对她的致意。

    水手嘉拉西亚星没有拒绝,同样伸出了自己的右手,不过在握手结束后,她仍不忘提醒起对方:“水手晨曦,你最好成功将水手月亮送往过去,别叫相信你的同伴失望。”

    “好家伙,水手晨曦他居然真把水手嘉拉西亚星拉进伙了。”看着调转方向,向自己这边走来,脸上带着胜利微笑的水手晨曦,水手泰拉铎星也不禁流露出一丝佩服的神情。

    至于水手嘉拉西亚星,她并没有与水手晨曦同行,而是刻意而为之地与对方一行人保持一段距离,一种难以喻明隔阂……仍在两方之间存在。

    随着水手嘉拉西亚星明确表示联手对敌,似乎一切皆准备就绪,当然,水手晨曦也不忘提醒诸位同伴:“各位,我不久后将启动传送仪式,如果一切顺利地话,这将是我们在旧时间线上与水手月亮的最后一次见面,在这离别的时刻,不知大家还有什么话跟她说?”

    首先来到水手月亮面前的是水手奥汶纳,就在不久前,她已然做出了一个极为艰难的决定。

    “水手月亮,若你成功回到过去的话,便找到那个时代的我,将我唤醒,看看过去的我能否帮上你。当然,如有必要的话,你也大可将过去的我直接杀掉,粉碎其水手水晶,以免过去的我令事态更加恶化。”

    水手晨曦沉默不语地注视着这一切,没做任何劝阻之举,作为水手奥汶纳多年的敌人兼战友,他实则很清楚对方的作风——水手奥汶纳行事一向义无反顾,很难被说服。与水手晨曦的沉默成鲜明对比的倒是水手尼弥西斯星,但见她走向水手奥汶纳,对其劝道:“既然一切可以有机会重来,水手奥汶纳,你不必那么做……”

    然而水手奥汶纳却直截了当地打断对方的话,而后,她以一种内疚且自责的语气道:“水手尼弥西斯星,多谢你的关心,但你也该知道,现在局势恶化成这样,我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如果不是我在苏醒过后其行事风格过于极端,也不会将太多的光明系水手战士推向炽光联盟那边,将他们变为敌人。”

    在这个离别的关头,水手泰拉铎星自不会用玩笑的语气调侃水手奥汶纳,等后者交待完毕后,他看向水手月亮,嘱咐道:“水手月亮,你回到过去后最好不要将我唤醒,毕竟那时候的我正陪伴着沉睡中的水手太阳,所以唤醒我也意味着唤醒她与她的追随者,那时候的他们虽不是炽光联盟的成员,但恐怕包括我一样会成为你的敌人。”

    话毕,水手泰拉铎用眷恋深情的目光注视着自己的爱人,之后更是以一种伤感且离别的语气说道:“水手尼弥西斯星,在新时间线上,我可能与你无法再相见,更无法与你展开这一段美好的热恋……”

    “不,我相信在新时间线上,你我一定会见面,也一定会相爱乃至结婚,甚至还会有我俩的孩子……”后面的话语,水手尼弥西斯星没有再说下去,她一头扑进爱人的怀里,无声地哭泣起来。

    “水手晨曦,别告诉我你没什么要对水手月亮说的。”注意到同伴反常般地沉默,水手奥汶纳提醒着对方最好抓紧时间。

    “水手月亮,你回到过去后,找到那时候的我后,请将陪伴我的水手尼弥西斯星唤醒,劝说她帮你,至于那时候的我……则还未从迷惘颓废中走出,只是个自私潦倒的混蛋而已,所以你没必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像水手奥汶纳一般,水手晨曦实则也做出个极为艰难的决定。

    “水手晨曦,你要我直接抛弃过去的你?”水手月亮一脸震惊,她真的无法相信引导过自己多年的导师所给的嘱托竟这般残酷。

    水手晨曦严肃道:“如有必要的话,你应该那般做。水手尼弥西斯星如果不是为陪伴我而离开她所守护的星球,尼弥西斯行星也不会落入黑月一党的手里,从而酿造出重重悲剧,说到底——是我对不起她。”

    “既然那个时候的你仍未振作起来,那你更应该让我帮助过去的你,就如同你曾对我所做过的那样——开导我,指引我,令我从迷惘与挫折中走出。”水手月亮直截了当地回绝掉水手晨曦的建议,说出自己的打算与决心,让她随随便便抛弃同胞——她根本就做不到。

    这一次,换水手晨曦沉默示人。与此同时,水手月亮将坚定的目光投向水手泰拉铎星,而后更是以一种斩钉截铁的语气道:“放心,在新时间线上我一定会促成你与水手尼弥西斯星的见面,而且我一定要参加你们的婚礼。”

    “水手月亮,若你执意如此,那你说不定得提前与水手太阳及她的追随者为敌了。”水手泰拉铎星好心提醒着对方,示意其再三考虑。

    “战争的根源在于水手雅汶辛星,不解决她,即便我所面对的敌人再少,也无济于事。再说了,试问在偌大的银河系里,水手战士中除了水手雅汶辛星之外,还有谁能压制现在的我?”水手月亮则坚持己见,有条不紊地找出问题的关键,为自己的观点做进一步的佐证。

    “说得也是,即便过去的水手太阳有幸变身成水手秩序,她也照样不是你的对手……水手月亮,我看好你回到过去后的表现,说不定真能同时将光明与黑暗这两方的水手战士团结在你的周围。”说着,水手泰拉铎星面露赞赏鼓励的微笑,以示自己对她的信心。

    也许是两人的对话给了水手尼弥西斯星信心所致,但见她从悲观中走出,转而看向水手月亮,一脸感激,却不知该说什么好。水手月亮则柔和一笑,走过去,拥抱住对方,用不舍的语气道:“水手尼弥西斯星,你已为我牺牲太多了,我发誓绝不会让你与水手泰拉铎星的幸福在新时间线上白白流逝。”

    而后,水手月亮松开她,来到了水手奥汶纳面前,以信赖的语气道:“我相信新时间线上的你仍会识得大局,成为我忠诚的战友,即便那时候的你误入歧途,我首先要做的也该是引导你,而不是直接杀了你。”

    “水手月亮,你真这么做的话说不定你会后悔……”水手奥汶纳似显得毫不领情,但之后的话语,她没有再说下去——她放弃了争执。

    水手月亮也没有忘记在场的最后一位水手战士,但见她迈开坚定的步伐,来到水手嘉拉西亚星面前,问道:“水手嘉拉西亚星,如果我能成功回到过去的话,你需要我为那个时候的你做些什么吗?”

    “你知道吗?你与你的母亲都令我感到妒忌,不,某种程度上来讲你比你母亲更令我感到妒忌。”水手嘉西亚星并无道出自己的需求,而是扯了些另外的话题。

    “是因为我的力量不仅远远超越你,更远远超越我母亲,令你心生望尘莫及的无力之感?”水手月亮毫不迟疑地给出回应,出于对眼前这位水手战士的了解,她对自己的答案很有信心。

    “与力量无关,而是有关于同伴。”水手嘉拉西亚星将注视的目光放在不远之处的水手晨曦一行人之上,述说着自己的感悟,“相比于你母亲的追随者们,水手晨曦他们从来不是新银千年王国的一员,更从来没有守护你的义务,但他们都愿意将最后的希望寄托于你,甚至愿意献出自己的生命。”

    水手月亮当即陷入沉默,与此同时,水手嘉拉西亚星转过头,重新注视其对方,道:“水手月亮,如果你成功回到了过去的话,就一定要逆转掉这一整个绝望惨痛的未来,千万别辜负水手晨曦他们对你的期望,也不要让他们的牺牲白白郎峰……而且你真想为我做些什么的话,那就尝试拉过去的我入伙,一起面对水手雅汶辛星,相信在那个年代,只有你肯接纳那个时候的我为你的战友。”

    “接纳过去的你为战友,这没问题……还有,多谢你的相助,水手嘉拉西亚星。”说着,水手月亮伸出诚恳的右手,以示自己的感激。

    水手嘉拉西亚星没有拒绝,同样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接受了对方的握手之举,两位水手战士间持续近千年的恩怨,就此勾销终结,而后,她做了一个惊人的举动,居然伴随着水手月亮走向水手晨曦他们,也许在这位拥有青晶石水晶的水手战士内心深处,“同伴”这一实物已逐步地生根发芽了。

    水手嘉拉西亚星伴随着水手月亮来到众人面前,而后更是主动询问道:“水手晨曦,你在将水手月亮送往过去之时是否一定要在露天环境下进行?”

    水手晨曦听罢,不免微微一怔,在他看来,复活过后的水手嘉拉西亚星虽早已不是个滥杀无辜的邪恶之人,但也不是一个会主动关心他人的和善之人……虽有这样那样的疑惑,但出于礼貌,他还是大方爽快地回答了对方的问题:“那倒不必,即便身处这颗星球的核心,我也一样可以施展我的时空传送……”

    水手嘉拉西亚星顿时欣慰一笑,道出自己的提议:“那就够了,我在这颗星球修建了一个地堡,在那该有足够的空间供你施展这个技能,怎样,水手晨曦,有兴趣一试吗?”

    “真是太谢谢你了,我们现在还真想找个遮掩之处呢。”水手晨曦微微一笑,毫无意外地表示了接受。(待续)
    欢迎加入美少女战士中文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美战中文网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美少女战士中文网 ( 闽ICP备15016083号 )

    GMT+8, 2017-7-21 22:36 , Processed in 0.296471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美少女战士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